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南京公布侵害未成年人典型案例多起杀害新生儿案曝光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5:05:48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南京公布侵害未成年人典型案例 多起杀害新生儿案曝光

新华报业网讯 六一儿童节到来前夕,29日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法律伴我成长”活动新闻发布会。据介绍,2010~2014年,南京全市法院生效判决共判处未成年犯1295人,呈逐年下降趋势,近两年未出现未成年人为被告人的重大恶性犯罪案件。

近年来,严重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时有发生,且易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去年,南京中院一审审理了蔡士林故意伤害案、郑东故意伤害案,均是侵害未成年人生命健康权,造成严重后果的恶性案件。其中郑东故意伤害案同样是监护人对未成年子女的侵害,反映了父母对子女不当管教,缺乏科学的教育方法,权利意识淡漠的严重危害。

去年还出现多起杀害新生婴儿的犯罪案件,此类案件的被告人均为年轻女性,文化水平较低,缺乏基本的性保护意识及生育常识,未婚产子,出于恐惧心理,担心被他人发现,遂杀害新生婴儿。其中,南京中院审理的邓某故意杀人案入选最高院发布的涉家庭暴力犯罪典型案例。此外,性侵未成年人案件仍然多发,2014年全市基层法院少年家事庭共审结性侵未成年人案件34起,加强未成年人性知识教育和性保护能力应引起社会关注。

1、卫生间里生下女婴竟扔进垃圾桶

案情简介:2012年7、8月间,被告人邓某未婚先孕后,离家到亲戚朋友处借住,同年12月下旬的一天上午,邓某在网吧上网时,突然感到腹痛,遂至网吧卫生间产下一名女婴。因担心被人发现,邓某将一团纸巾塞入女婴口中,将女婴弃于垃圾桶内,而后将垃圾桶移至难以被人发现的卫生间窗外的窗台上,致该女婴因机械性窒息死亡。

裁判结果:南京中院经审理认为,邓某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的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邓某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归案后认罪态度好,有悔罪表现,可依法从轻处罚。依照刑法有关规定,以故意杀人罪判处邓某有期徒刑三年。宣判后,邓某在法定期限内未上诉。

案件评析:本案系少女因未婚先孕,遗弃自己刚出生的婴儿并致婴儿死亡的案例。被告人邓某因不敢让家人知道未婚先孕的情况,在隆冬之际生下女婴后,为达到不履行抚养义务的目的,将一团纸巾塞进新生儿口中,并将新生儿置于户外难以被人发现之处。从其主观上看,并不希望婴儿被他人发现后捡走或得到救治,而是积极追求新生儿死亡,最终造成婴儿被遗弃后死亡多日才被发现的严重后果,故邓某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鉴于邓某作案时未满十八周岁,系新生儿的亲生母亲,且是在无助并不敢让家人知道的情况下选择的错误之举,故对其从轻判处有期徒刑三年。本案中,邓某自己也为未成年人,其缺乏自我保护能力,法律意识淡漠,导致了未婚先孕、杀害自己新生婴儿的严重后果。婴儿亦是独立的权利主体,有其独立人格,任何人包括亲生父母均不得任意处分其生命权,对于剥夺婴儿生命权的行为,应受到法律的制裁。

该案入选最高院今年发布的涉家庭暴力犯罪典型案例。

2、女儿状告父亲两年没看望自己

案情简介:2012年,陈某(女)与朱某某(男)在民政部门协议离婚时约定:双方共同财产别墅一幢归陈某及双方婚生女朱小某(2002年6月13日出生)所有;陈某负责抚养孩子,朱某某无需再支付抚养费。同年,朱某某在北京住院治疗,临床诊断身患脑梗塞、高血压等多种疾病,现朱某某暂居北京。2013年,朱小某向法院起诉认为,其无法经常见到父亲,情感上无法得到满足,故要求朱某某每周探望其一次。

裁判结果:法院认为,朱小某希望父亲探望,得到父亲的关爱和教诲,为其自身健康成长的需要,也符合婚姻法的立法精神和情感伦理。探望权的实现有利于弥合因家庭解体带给父女间的感情伤害,有利于朱小某身心健康,是子女最佳利益原则的体现,朱小某的诉求理应得到法院支持。法院判决:朱小某每年由母亲送至朱某某的住处让其探望女儿两次。

案件评析:审判实践中,离婚夫妻中未和子女共同生活的一方要求探望子女的案件较为常见,子女要求父母探望的诉讼却不多。中国社会伦理道德强调传统家长作风,在强调父母权利的同时常常会淡化甚至忽略子女的个体利益,例如在离婚案件中,重视案件双方当事人即夫妻双方的权利保护、财产分割,仅仅将子女作为一个客体来进行保护,而忽略了其自身利益的表达。本案的判决传递了对于子女个体利益的充分重视,鼓励未成年人独立利益的表达,有利于对未成年人更全面、充分的保护。

《婚姻法》中探望权的设立是为了保护未成年子女身心健康成长,其不应仅仅是父母的权利,更应当是子女的重要权利。以未成年人利益保障为中心而设计探望权制度,进一步明确未成年子女作为探望权的权利主体,才能真正符合探望权的伦理价值取向。因此,《婚姻法》规定的探望权不仅应以父母的利益为出发点,更应出自有利于子女身心健康发展的考虑,赋予未成年子女有要求离婚的父或母探望的权利,确立未成年子女在探望权制度中的主体地位。保障父母与子女探望权的平衡,才能使整个制度符合公正性要求,达到家庭和社会和谐的目的。

3、离异后多次打骂孩子被判变更监护权

案情简介:李某某(女)与蔡某某(男)于2010年经法院主持调解离婚,约定婚生子小民(2004年生)由父亲蔡某某抚养。2014年,因小民有欺负其他小朋友的情况,蔡某某打骂小民,致小民身上多处严重瘀伤,李某某在探视时发现小民身上有伤,并就此与蔡某某沟通未果。后因小民未完成作业又撒谎,蔡某某对其进行打骂,再次致小民身上多处严重瘀伤,李某某探视发现后随即报警求助,民警对蔡某某进行口头警告教育。后李某某将小民送至医院治疗,此后小民一直跟随李某某共同生活。李某某向法院起诉,要求变更抚养关系,由其直接抚养小民,蔡某某给付抚养费。审理中,小民到庭陈述:父亲平时就有打骂体罚的情况,其中2014年2月、6月两次用棍棒打骂,自己很害怕,并表示希望跟随母亲生活。

裁判结果: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接处警记录、小民受伤的照片等证据,蔡某某在半年时间内先后两次对小民进行殴打,情节较为严重,可以认定蔡某某对小民存在较严重的打骂等不当教育方式,符合最高院所规定的变更抚养关系的情形,小民继续随蔡某某共同生活不利于其身心健康成长。同时小民即将年满十周岁,具备一定的认知能力和辨别能力,其到庭明确表示愿随母亲生活,故法院判决:1.小民随李某某共同生活;2.蔡某某每月支付小民抚育费900元,至小民年满十八周岁时止。

案件评析:未成年子女抚养关系在双方协议或法院判决确定后,一般情况下不得任意变更,但在出现与子女共同生活一方因患严重疾病或因伤残无力继续抚养子女的,或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子女行为,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确有不利影响等情形时,法院可以判决作出变更。

同时应注意,子女并非父母的私有财产,而是具有独立人格的个体,其人身权利受法律保护。父母有教育子女的权利,但该权利应受到国家法律的监督,应控制在适当的范围内,不能因父母权利的滥用而损害子女的生命健康权。父母应更新教育理念,尊重并维护未成年子女人身权利。中国传统文化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古训,普遍认为子女“不打不成器”,传统的家长作风在强调对子女进行教育和惩戒的同时,忽略了子女的权利保护。

现代社会中,父母应学习科学教育知识,形成与子女的良性互动。未成年子女因其心智尚未成熟,在成长过程中难免会出现各种行为偏差。父母应当学习了解一些教育、心理知识,了解子女成长中会经历的各种阶段,加强与子女的沟通互动,有针对性地帮助子女解决其成长中遇到的问题和困难,引导其形成健康向上的生活方式;而不应一发现子女有不良倾向,即采用打、骂等简单粗暴的方式来惩罚子女,这种治标不治本的教育方式无法解决子女的困境,同时有可能适得其反,不利于子女的健康成长。

长春托运私家车

成都到兰州物流公司

成都到陕西物流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