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说出我的故事之霸王硬上弓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1:19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核心提示:看不到我的同伴,我顿时有点慌了。后来知道他们早提前收工了。我匆忙往宿舍赶,在经过工厂食堂时,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我的四位同乡正在那儿的其中一张带长凳的胶桌齐坐着,看到了我,忙示意我过来。看到了他们,我慌张的心方定了下来...   看不到我的同伴,我顿时有点慌了。后来知道他们早提前收工了。我匆忙往宿舍赶,在经过工厂食堂时,让我有点受宠若惊:我的四位同乡正在那儿的其中一张带长凳的胶桌齐坐着,看到了我,忙示意我过来。看到了他们,我慌张的心方定了下来。(原来我本可以同他们早早“下班”的,以为我们还不是正式的上班)他们四人早已打了饭吃过了,并将我置在宿舍里的饭盒拿了下来,以便我还能打到饭。那一幕让我颇为感动。

接过饭盒,我一个人盛饭要菜去了。只见地上立着两个水缸类型的不锈钢桶。应该是有一轮人吃过了,桶里的饭几乎见底,各桶都有两个大大铲子,胡乱地放着。此刻我有点后悔自己来晚了。但,尽管如此,我当时的食欲一点也没受到影响,那天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饿了几天几夜的狼,早上吃的两个包早代谢了,虽中午花了七块钱吃了一顿饭,但一点都不饱。如今看到饭桶里还有饭,哪还管它是不是别人吃剩的或者好不好吃,我拿起铲子使劲地铲了一铲,又加上半铲(我从家里带来的那个饭盒是一个大大的圆柱形的带盖塑胶饭盒,比起其他人的,我那个算是“巨无霸”了),这么一装才占去饭盒空间的三分之二。

盛好了饭后,我看到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儿,正在一张木桌前坐着,身穿一件露膀的旧运动衫,体形有点发胖,手中正提着一支笔。看样子,我便知道他该是这食堂主管之类或煮饭做菜的(后来证明果然不错)。他身后则是一个用玻璃隔着的简陋的厨房,煮饭做菜用的厨具也是极简单的,同我从电视观看到的高级厨房简直天壤之别,某几个厨具染上的油污渍正揭露着它们“黑暗的历史”。厨房处设有两个打菜窗口,每个窗口摆放着三个巨大的铁制圆盆,里面的可谓是菜水各参杂一半,每个盆或多或少似乎都加有辣椒粉,细看都是些什么菜呢;大头菜、萝卜丝、黄瓜,单独装肉的没有,肉的影子偶尔会出现在个别盆中的薯类菜或是瓜类菜。(后来的日子里我明白,每个星期大概会有一餐真正的肉:三个肉丸或一小瓢切得很细的香肠,那算是我们在这儿的“美味佳肴”了。偶尔也会有一两块不中嚼的鸡肉夹杂在那斋类菜中,有时鸡肉没被舀中也是有的,但你唯有忍湖南新闻在线气吞声罢了。还有就是类似“螺蛳粉”的面条,也都被列入这儿的菜样当中,更有几样叫不上名字的什么膏类(色似肥肉,吃起来腻腻的,啥味都没有),工厂里有几位员工看到这菜,干脆少要一份。但我们几个每每都要,纵然食之无味,却是弃之可惜)

对于眼前的这一切,我并没有感到很吃惊,这个结果早在我的预料之中。我掏出那张类似明信片的饭卡,摆在那老头跟前。他接过来,在相应的位置狠狠地打了一个勾。随后,我便走到了其中一个菜窗口,舀菜的杭州牛皮癣医院那位阿姨很自动地从那三个盆里依次舀了一瓢到我的饭里,还惊呼:哟,拿这么大的饭盒。这话实在使我很不自在,脸稍发红,但我只好装作没听见,快步到了我同乡那儿,坐了下来,吃起来。

那一回我总算领悟到了成语“饥不择食”的真谛,尽管那些菜都加有辣椒,但并不是大辣的那种,吃起来嘴唇只感觉到一点微辣,再加之,我实在饿透了,如此一来反而大大增加了我的食欲,那一顿,我吃得是如此地津津有味,饭盆里一粒不剩。其中一个同乡便借机讽刺道:“感觉怎么样?你当初不是很怕辣的么?现在还怕吗?我看你吃得那么香,想必不是怕辣的那种哟。嘻嘻。”对此,我只点头应了一声。

其实,我这个人真的是经不住辛辣的东西,对它们往往是“禁口”的,商场、超市卖的的什么辣牛肉、美味鸡翅、香鸭脖子等,我从未买过,同学朋友有时送我一两个香鸭脖子,我都是婉然拒之。我记得曾有一次因实在抵制不住它们的“诱惑”,破例吃了一回“辣物”大餐,第二天我便头痛难忍,后来演绎成了发烧。往后的我“闻辣色变”。

当初传说食堂的菜总辣得要命的,我早已不由地产生抵抗情绪:真如此,我可不能为了这活儿,把自己的命都给搭了进去,趁早离开为上。当晚我就拨通了在广州经营一间鞋厂的亲表哥的电话,本打算这儿做不成就转车到他那儿去,哪怕再当一回“杂工”也罢。不料,他模糊的回答让我寒心。最终,我赌气般地选择留了下来,打算做两天再看看情况如何。

经历了食堂就餐的首日,我是否坚持了下去呢,且待下回之说出我的故事之“落地生根”。

安国西装订做

黑河西服制作

榆树定做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