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说出我的故事之真情

发布时间:2020-07-13 15:31:59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核心提示:那天我们从培训室里接受培训完毕后,另一位厂方主管便将我们引至了生产间。初至的感觉:“哇!好大的厂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首层数十台超大型的芯线制造器,一台台“不知疲倦”的机器正发出轰轰巨响,一条条红褐色的铜线细如蜘蛛丝顺着齿轮绕成一大圈一大圈... 那天我们从培训室里接受培训完毕后,另一位厂方主管便将我们引至了生产间。初至的感觉:“哇!好大的厂房!”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首层数十台超大型的芯线制造器,一台台“不知疲倦”的机器正发出轰轰巨响,一条条红褐色的铜线细如蜘蛛丝顺着齿轮绕成一大圈一大圈。那层基本上没什么员工,几乎完全是自动化的,偶尔会有一两个技术人员来“窜窜”…此处不宜多留,接着,那人领着我们顺着楼梯上去了。

在楼梯的靠墙一面,布置得很讲究:有该公司主要负责人图展(总经理—副总经理—厂长-各生产线班长)、员工正规穿着示意图、安全生产条例以及一些急救常识宣传片。看白癜风到底如何能治愈到这,我久悬的心稍微放了下来(横看竖看,挺正规又大型的呀!反不像外面所宣传的那样)。于是,我一时兴头来了,急切想畅畅快快地“参观”一番,以便更深入地熟悉其行情,毕竟我可是头一次到如此大规模(相对我而言)的公司,尚未见过甚么世面,因此这儿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这般新鲜。可惜,那位带我们的人一径将我们往楼上带,似乎不容我们有半点“偷窥”的动作。但我仍尽量伸长脖子往里头探,只是看到的远远没能满足我当时的内心需求。后来又转念一想:愁什么?要是正式成了这儿的员工,还愁看不得?顿时,转悲为喜。最后,我们到了三楼的生产车间。

只见里面:不管年轻的还是年长的都忙碌在明亮的灯管下,有的在给线扎套膜,有的在用小刀削,有的操作大机器,有的一匝线一匝线正往纸皮箱里塞…。乍一看,该层共计有四条生产流水线,每条生产的产品似乎雷同却又不尽同,每条线分左右两旁,总长将近有六十米,亮灯作业的好像只有两条,每条人数目测四五十来人。有年轻的小伙,“出水芙蓉”的几位姑娘,更多的是中年男子和妇女,也有数个年长的老婆子。车间里服装乍看不出什么,以蓝色为主,其次黄色和粉红色(后来方晓得服装的颜色是工厂身份级别的“象征”,其中,穿粉红色的,一般工厂里的主要负责人如副总经理、厂长、质检;深蓝无领衬衫则是各生产线班长所穿,但也偶尔会穿同其他普通员工相同的天蓝色有衣领的衬衫;黄色的,主要是包装部的员工穿)

我们一团人先是等记,又接受另外一位高个子,面容俊俏的青年人的一些基本常识教育。随后,我们当中三五成队地被带去了工作线,最后却剩的我和一个女孩仍原地呆呆地站着。我此刻心有点发慌;“自我感觉很好呀,怎没人要去?是否已经够人了?”正想到这,一位中等身材的,瘦瘦的男子(后来方知是自己日后的班长)把我俩人都带到同一条生产线,把那女的安排到了生产线靠近最末端的一处“见习”去了。而我,则在靠前头,刚好处于与包装部交接的位置。“干嘛呢?”我在纳闷。那男子把我领到一个正在坐着忙手头的活儿的小伙子前道:“你好好看,学他做。”我欣然领喏。

那小伙见来了一位“新人”,回头瞄了我一眼,似笑非笑。左旁的一位中年妇女道了一句:“哟,升级做‘师傅’了”。我不由得点头向其示意,随后认真地观看他是如何操作的。只见其面前置有一台体形类似家用电磁炉般大小的机器(后来方知是测电阻用的),机的右边放着一个长长的不锈钢盘子,盘上堆放着一匝匝(其右处一位年轻女孩测好)的手机数据线,机左边放有两个胶篮子(里面胡乱放着同样的数据线).那人双手齐动,右手执住数据线的尾部,左手执头部,先左手往接口一插,右手一按,只听得“嘀”的一声,接着一条,两条,三条,…,左手瞬间已执有一大捆测好的线,大概是手不好拿了,便熟练地将线往左边的篮子一抛,又继续重复最初的那个动作。

我在他的身旁大概站了十来分钟,只顾着看他操作,不敢与他搭讪甚么话,偶尔,他也只道一两句关于操作的话。之后,他退了下来,叫我试试看。我一时没回过神来,先愣了一下,强带笑脸,坐了上去,可脑袋一片空白,加之旁边几个女的都不时瞄过来,我的手情不自禁地发抖,随手抓起右边的一根线,使劲往接口处插,几回都没插中。“别慌,慢慢来。”他似乎看出了我极度的紧张。我脸更红了,大大吐了一口气,稍镇定了点。尽量地慢慢来。渐渐地,我算是找到了感觉。后来,他顺口教了我一些快捷的窍门,我不住地点头称道,可真正领悟的不到三成,毕竟那只是刚刚开始……

我正测得起了劲头,忽然众员工纷纷相继停住了各自手中里的活,稍收拾了一下各自的东西,都往一处集到一块去。我先是一惊,忙掏出裤袋里的手机一瞧:噢!已经将近晚上七点了。我方领悟:原来下班时间到了。于是也就跟着他们一处站着。大概人齐了,只听得安排我作业的那人站在队伍的前列,口中说着一番我感觉迷迷糊糊的话,只晓得我明日早上八点要正式上班了。

散后,众人大都往外走,据说“开饭去了”。我忙着找我的同伴,听说他们早下班,已到饭堂去了。我得知,匆忙下楼,直奔那去,实现我到这的第一顿饭。究竟那的伙食如何,有待下回说出我的故事之“霸王硬怎么治愈牛皮癣上弓”。

晋城订制西装

淮北西服订做

曲靖工服定制

阜阳制作工作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