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闻】顺德家具业解密钢机架

发布时间:2020-10-18 18:56:27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透析大佛山经济产业圈之一 3年前,南下顺德寻梦的樊荣强,怀着无限的激 情和冲动写了本《龙江――中国家具第一镇》;3年后,南下广州的繁荣强在媒体上发表了《顺德,你明天的奶酪在哪里?》的批判文章。樊荣强和其他置疑顺德模式的批判者一样,不约而同地忽略了顺德家具业的存在。 1984年,当50岁的潘宁揣着9万块钱、带领着“十三太保”甩着膀子搞容声冰箱的时候,时任佛山某国营单位厂长杜泽桦正为用5000元捣腾家具的六个外行出谋划策。二十年后,顺德制造的神话里出现了许多个容声,却没有出现一个联邦。 “洗脚上田”“可怕的顺德人”打造了一个又一个家电神话,五大家电巨鳄支撑了顺德产业的半壁江山。当顺德家电的神坛不再被人们膜拜,所有过去的辉煌只能是一种历史。当神话不再是神话,神话就成为了故事。顺德神话华光渐褪,顺德模式不再是一种放之天下而皆准的标本。忧虑代替了鼓吹,反思代替了溢美,在感性回归理性后,人们发出了掷地有声的置疑:顺德,你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对单一产业经济的过分依赖造成了顺德20年之痒。当顺德家电业神话变成故事,当美的、科龙不再冠上顺德制造的标签,当人们以置疑的视角去探寻顺德模式的时候,一直躲在家电神话光环下的家具业不可避免地被推向了聚光台。 【上篇】产业篇 一、顺德家具业怎么了? 出了个意外 占山为王”的秉性造成了顺德经济的群居现象。顺德人“人人为王”的匪性使顺德的家电产业走向神坛,也成就龙江了“中国家具第一镇”的美名。一句我们在初中就学过的俗语“物以类聚”在如今的产业经济中,尤其是地域经济中显得格外深刻和直接。 如果比喻五大家电企业像散落在顺德的五颗宝石的话,那么数千家家具企业则组成了一串珍珠。规模化、集约化、专业化的乐从、龙江家具企业群构成了顺德家具业的美丽光环。 在许多学者研究顺德家具的产业现象的时候得出了一个结论:乐从、龙江并不适应发展家具产业。一个地区是否具备资源优势、技术优势和规模优势被看作适应发展产业经济的三大要素,然而,顺德家具业的发展却出乎了意外。 一个地区的产业经济在很大程度上是和聚集效应分不开的。70年代是一个以产定销的年代,一个区域制造业产能的大小成为了决定了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的重要标志,家具制造业的兴旺弥补了乐从、龙江家具资源的不足,分散在325国道的“展棚”使龙江、乐从的家具产业经济初具雏形。 如果说70年代的顺德还处于一种原始的经济群居现象的话,那么80年代后期的顺德则更多地彰显了产业改革所带来的裂变效应。顺德家具业沿循了顺德神话的所有要素:产权改革、政企分离、政府职能转变、政府市场化。冲破一切羁绊后的张力再一次凸现了顺德模式的可怕。 初露峥嵘的顺德产业经济,以在珠三角这个全国经济最活跃的板块以几何级的速度在增长着。计划经济的束缚了产业经济的原始冲动,和历史上的许多次改革一样,龙江家具业的发展动能来源于一次又一次的改革,从政府过多的干预中走出来,龙江、乐从人所迸发的能量足以让全国所侧目。 曾经的辉煌 80年代中期,在全中国都在谈论如何突破计划经济的樊篱时,顺德家具业从“棚户经济”一跃变成“产业经济”的范本,敏于行、敢于创新的顺德人用粗犷的带着泥土气息的手把龙江、乐从扶上了“全国最大家具生产基地”的交椅。 政府从“父母”变成“保姆”后,一切经济奇迹都皆有可能。在顺德家具业发展的20多年的风雨中,由于政府的介入而显得格外值得回味。从“包办婚姻”“拉郎配”到鼓励“自由恋爱”,顺德家具业沿循着所有惊涛骇浪的经济改革轨迹悄然地变革着。彻底退出竞争市场,致力总体规划,产业政策配套,基础设施建设,政府无形的宽厚的手将企业推向了竞争的浪潮中。顺德模式汇集了所有经济变革的所有要素,也折射了市场经济体制下最活跃板块的所有变迁。 从中国第一代家具人,到如今数百亿的产业规模,顺德家具业凝聚了中国家具业的所有具体而微的产业形态。据不完全统计,2002年,广东家具约占全国家具总产值的60%,而顺德家具又占广东家具总产值的30%以上。2002年,顺德家具市场达300万平方米,家具工业及其相关产业总产值约为300亿元,有2700多家家具生产企业,3000多家家具经销企业,2000多家家具配套生产产业,市场之大,销售额之高雄居全国家具业榜首。家具业的蓬勃发展,带动了相关产业的兴起。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形成了龙江的家具生产、原辅材料,乐从的家具销售,容桂的家具涂料,伦教的木工机械,勒流的五金配件,五龙拱珠的大产业格局。 很难用一句“完全的市场竞争体系”来阐释这一切的一切,或者还包含“敢为天下先”顺德秉性,更或者仅仅是天道酬勤的赐礼。 无言的隐痛 曾不止一次臆度脚下土地5年、20年前的模样,却发现无法用繁华或喧闹、荒凉或贫瘠来形容这个曾经让中国膜拜的土地。然而,当一切真实而虚幻地出现在我的眼前时,恍然间却感到一阵莫名的悲凉。偌大的展馆空无一人,街边的车辆三三两两,这便是“中国家具第一镇”龙江给我的初步印象。 近年来,顺德家具产业的整体竞争力已逐渐下滑,东莞、深圳的崛起使骄傲的顺德人黯然神伤。中国家具业的龙头宝座已悄然移位,东莞已逐渐取代顺德成为了亚太地区最大的家具生产、出口基地。与之作注脚的是,在厚街每年两届的家具展上,都有1700家固定海外买家,美国还有一个家具采购团常驻东莞,每月采购家具量高达500多个货柜车。一切证据在表明:龙江、乐从引以为傲的家具产业正日益受到来自东莞甚至深圳的威胁。可怕的顺德人不再可怕,顺德不再是打不破的神话。 当繁华回归疲惫,喧闹归于平静,市场用自己的方式来表达了危机的到来。 从“中国家具第一镇”到如今日渐萧条的十里长街,顺德家具业的繁荣和褪色,都暗合着顺德20年的沉浮。是地域经济无形的手将顺德家具业推向了衰退的泥沼?还是完全的竞争秩序将顺德家具业陷入了内耗的境地?此情此景,我们不忍用“市场无情”“三十年河东”来评说这一切的一切。市场是一柄双刃剑,在市场经济的背景下,一切的成败都是残酷而公正的。 顺着325国道,从乐从一直走访到龙江,记者惊奇地发现了这些曾经的农民、今天的企业家们都在回避“顺德家具为什么在走下坡路”的问题。曾经的辉煌让人值得回味,但是没落更让人值得反思,面对记者的问题,他们出乎意料地表示了沉默。 承载太多重负的顺德家具业,步入了一个中国大多数企业都遭遇到的迷宫里。“先兴一利,必生一弊”。政府彻底退出市场体系给家具业所带来的发展动能是不可低估,但是完全的竞争却可导致资源浪费和重复建设。俞尧昌曾对顺德经济有着精辟而独到的描述:规模小,同质化,散沙状,低水平重复组装建设,顺德经济处于一种完全竞争状态,而且在很大程度上存在着内耗。在号称“中国家具第一镇”的龙江,几乎是“村村办工厂,户户造家具”,方圆78.3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聚集着1500多家企业。 面对这种现实,我们不知该自豪、还是该哀叹? 顺德旗,还能扛多久? 龙江、乐从家具业已成行成市、市场号召力强,涉足家具业的企业越来越多。然而,家具业的“创新性”是企业赖以生存的根本,许多企业产品创新人员的缺乏导致了产品同质化,从而稀释市场号召力。就如同一个恶性循环,所有环节互相影响着,缺少政府导向的家具业渐渐在残酷的市场面前显得格外无奈和悲凉。 政府的手是无形的,过于严或宽,会让企业窒息或迷失。低层次的重复建设导致了资源的分散和浪费,沙状结构使顺德家具产业逐渐丧失规模优势,逐渐呈现结构性过剩。顺德的家具企业越来越走向同质化,产品选择上的大而全很难再占领更大的市场,从而保证企业在差异行性竞争中的安全竞争,成为了顺德经济最富顺德个性的烙印。在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体制下,同城竞争成为了顺德政府们不大不小的尴尬,这在龙江、乐从两镇的竞争显得格外突出和惨烈。 乐从、龙江是顺德的家具重镇,然而,这两个镇之间的竞争从90年代开始就没有停止过。你上一个家具博览中心,我上一个家具城;你搞一个家具协会,我也搞一个家具协会;你的展会经济上来了,我再搞一个登月工程,竞争的悲剧就此上演。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几家企业的老总对此现象头痛不已,企业为了展示新产品,在两地展会间疲于奔命。企业累了,谁之过欤?良性竞争成了盲目攀比,有序的市场成了厮杀的战场,乐从、龙江的竞争表明了同一种危机:顺德的家具业究竟该何处去? 二、顺德家具业如何腾飞 要竞合不要竞争 如果乐从、龙江两镇资源能从竞争性资源变为竞合性资源,将乐从、龙江归统在“家具,顺德造”的大旗下,可以想见给“划地为藩”诸侯经济产生多么大的影响。 竞合的目的就是要打破顺德经济特性的樊篱。从完全竞争的市场经济回归到政府导向的市场经济,谈何容易?万里长征第一步难走,后退的第一步更是难上加难。竞合不是简单的一加一,也不是简单的拿来主义,竞合后的市场本质是对资源的分配和整合。龙江和乐从是顺德家具产业的两大重镇,但是两者的优势各有侧重。龙江趋同于制造业经济,而乐从则更依赖于展会经济,两者的差异性使竞争转化成竞合成为了可能。基础建设、和企业环境建设是两镇政府坐下来就可以商定的事情,然而,如何将完全市场化的企业资源拧成一股强有力的铁索,却非一日之功。这需要政企双方通过准确的战略定位共同打造产业经济的核心竞争力。

无锡威能锅炉维修服务网点

快手作品双击(下单秒刷)

嘉兴混凝土切割

樱花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