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鹏卡槽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大鹏卡槽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高庭法官赚钱能力比丈夫强有钱离婚妇可能一元未得生活

发布时间:2019-12-02 11:02:49 阅读: 来源:大鹏卡槽厂家

高庭法官:赚钱能力比丈夫强 有钱离婚妇可能 “一元” 未得

女人如果比男人更会赚钱、懂得理财,累积的资产胜过男人,若婚姻破裂离婚时,她极可能连“一元”象征式的生活费都拿不到。

过去法庭在审理一些离婚案时,发出“一元”象征式的生活费给女方,以便保留女方日后索取生活费的权利。不过,高庭法官朱汉德认为,这类象征式的决定已没有必要,因为妇女宪章允许妻子(和丈夫)随时申请调整或撤销生活费的庭令。

他指出,发出“目前没有生活费但允许双方自由申请”的庭令,就足以保留双方的权利。

从技术上来看,如果认为应当至少有象征式的数额(以防男方日后会辩称法庭不能调整“零”的数据),那就须区别“无生活费”和“无生活费但允许双方自由申请”的不同。

“不仅妇女宪章提到可调整庭令,就以数学来看,‘零’也是个号码。”

朱汉德法官是在审理一起女强人为自己和儿子索讨生活费的案件时,发表判词。该女子四年前平均月入已达1万8000余元,前夫月入8000余元,女方比他赚多一万元。

他指出,以本案来看,女方从没依赖、也没有需要依赖男方的任何生活费,所以他裁定女方“无生活费”。这项庭令也是最终的,意味着日后女方如果没钱,

也不可就生活费提出新的申请。

区别两种庭令

他加以阐述上述两种庭令的不同。

他说,法庭有时裁定不发生活费的庭令,是因为男方可能因生病、卧病在床,显然无法提供生活费。不过,一旦男方康复继续工作,就须负起支付生活费的义务。以这样的情况,庭令应该是“无生活费但允许双方自由申请”。

反之,如果法庭认为无须付生活费,那么这类庭令就是最终的,日后女方如果没钱,是不可就生活费提出申请的。如果法庭认为不必付生活费,不是因为男方无法或无力支付,而是因为有像本案的这种情况,即女方根本没靠过也不必靠男方的生活费,因此裁定是“无生活费”的庭令。

“如果女性要在结婚和离婚时被视为与男人平等,那么,这样的区别是重要的。”

建议 “妇女宪章”

改为 “婚姻宪章” 更恰当

此外,朱汉德法官也认为,“妇女应受到保护”这样的老观念理当改变,并建议“妇女宪章”或许改为“婚姻宪章”更为恰当。

他指出,离婚妇应当获得生活费的观念源自妇女是家庭主妇、需要靠男子的时代。妇女宪章是在1961年通过的,目的是“保护新加坡妇女和少女的权利”。

当时就有议员在国会提到,妇女在这残酷的世界中须面对经济和不道德的力量,因此社会有必要保护她们,免得她们落入一些男人的掌控中。

即使到了1996年,也有议员在国会讨论妇女宪章的修改时,提到“供养妻子是丈夫的责任”,这显示一般的见解是制定妇女宪章确实是为了保护需要支持的妇女。

不过,他指出,如果妇女不再需要保护却继续保护她们,反而加重了男尊女卑的封建观念。

“如果女性真正平等和独立,她就不需也不想要向男人屈尊俯就。那些男人所作的表示,显示了大男人主义的心态;如果只是象征式的,即使发出一点心意数额(的庭令)也是错误的,以事实和精神来看,都应该彻底粉碎。”

“以后妇女宪章可能以一个更广泛、覆盖面更大的法案取代,而这法案或许更名为‘婚姻宪章’更为恰当,但什么时候(取代),还是得由立法机构来决定。”

男方的代表律师莎玛(Anuradha Sharma)说,妇女宪章是为了保护女性的权利和生活费,不过每起案件都有自己的法律依据。“如果妇女赚得远比男方多,或与男方不相上下,她们是否需要男方的生活费?”

汽车线束